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和一段残酷历史


8月15日,新建成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在哈尔滨对外开放这一天正好是日本二战投降70周年中国各地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包括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胜利日阅兵,陈列馆的对外开放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该馆位于哈尔滨平房区,是在旧址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当年,日本731部队的医生就是在那里针对囚犯进行了医学实验那些暴行的残忍程度堪比,甚至超过了约瑟夫·门格勒(Josef Mengele)在纳粹德国的所作所为上月去陈列馆时,工作人员仍在处理一个大金属篷的表面金属篷下面,是挖掘出来的牢房废墟成千上万名犯人曾在那些牢房里生活,并以骇人听闻的方式死去,死因包括活体解剖和被人故意传染上瘟疫细菌 新馆旁边是一栋保存下来的建筑,日本研究人员就是在那里用囚犯做生物和化学实验的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陈列馆研究陈列部主任高玉宝介绍,准确呈现历史画面的愿望激励着策展人员陈列馆要传递的信息很明确:生物战是日本的国策,美国为换取情报而隐瞒真相,没把任何相关凶手绳之以法 石井四郎(Shiro Ishii)领导的在中国、韩国、俄罗斯和美国士兵身上进行的实验,也是中国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爱国教育”关注的焦点这个事实让情况变得复杂比如,陈列馆游客留言簿里写的,大多是常见的“勿忘国耻”这种爱国言论 以下是两位分别来自美国和日本的历史学家对新陈列馆的看法: “中国政府会利用历史达成自己的目的,这和其他国家一样,但该国政府所掌握的控制权非常之大,”康奈尔大学东亚项目(East Asia Program at Cornell University)高级助理研究员、《日本战时医学暴行》(Japan’s Wartime Medical Atrocities)的联席主编马克·塞尔登(Mark Selden)说但他接着表示,“我们不得不尊重特定情况下的历史数据” 《日本战时医学暴行》的撰稿人、《731部队:生物武器犯罪真相》(Unit 731: The Truth about Biological Weapons and Crimes)的作者常石敬一(Tsuneishi Keiichi)说:“我没遇到过认真研究731部队历史的中国研究人员因此我对新陈列馆不抱任何期望我觉得关于石井四郎在中国的生物战活动,没有真正可靠、真实的研究材料那些材料都在日本的图书馆和日本国立公文馆(Japanese National Archives),以及美国国家档案局(United States National Archives)和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里” 在采访中,高玉宝解释了陈列馆背后的想法: 问:为什么要修一座新的和731部队有关的陈列馆 答:731部队犯下的大规模、系统性罪行是反人类,反种族的那些罪行必须被揭露和记录下来,这样人类才能牢记和平的代价,珍惜和平 欧洲的一些国家依然饱受战争之苦,这证明需有人不断提醒人类,和平多么重要 问:新陈列馆的建筑风格从何而来 答:对陈列馆的设想来自飞机失事后的黑匣子这个比喻目的是想说731部队的原址就是一个黑匣子,记录了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个时期 在展示这个黑匣子里的内容时,我们会发现曾经发生过什么,并牢记从这场灾难中汲取的教训我们让陈列馆四周的地面看着就像裂开了一样,从而显露出这个黑箱子 问:设计师是谁 答:是华南理工大学何镜堂教授领带领的一个团队我们和中国很多团队都谈过,何教授的理念是最好的 他们设计过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中国馆证明他们能负责大项目,大屠杀纪念馆则证明他们能处理二战这个主题 问:什么时候开始施工的 答:原来的楼里有一小块地方被用做陈列区,但地方太小了而且为了保护建筑,我们不能无限制地放游客进来2014年2月,我们开始画图纸施工是2014年11月开始的,今年8月完工 问:参观人数怎么样 答:从对外开放到9月18日,陈列馆每天平均接待7000到10000名游客 以前,每年有大约40万人来参观现在,在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里,我们就迎来了27万观众 问:展览的最后明确表示美国出于自己的国家利益而没审判731部队的罪犯你担心这可能会影响中美关系吗 答:我们的格言是:记录历史,忽略政治我们是历史学家,不是政客我们的工作是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尽可能客观地研究和呈现历史只要历史真相得到恢复,我们的工作就完成了我们不会出于政治考虑而歪曲历史 问:应该如何帮助拨正731部队这段历史对中日关系的影响 答:我们找到了其他一些个人和组织,包括日本的历史学家和学者,他们也对公开和研究这个历史时期感兴趣 我们想把所有致力于这件事的人聚集在一起我们和日本的历史学家、艺术家和几十个团体有广泛的合作我们刚接待了一个300人的团,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