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拜登与希拉里的竞选辩论


华盛顿——她到场时带了一些用不同颜色标识的地图他则写了长长的私人备忘录她主张派遣更多部队打击敌人,并帮助重建一个国家他则主张执行更有针对性的任务,部署较少的兵力,并对驻扎时间加以限制 2009年在白宫局势研究室(Situation Room)发生的这场关于阿富汗的重大争论,无论是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还是乔·拜登(Joe Biden),最终都没有大获全胜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像克林顿建议的那样派遣3万兵力,但同时也像拜登建议的那样,设定了撤兵期限 副总统拜登与时任国务卿克林顿之间的那场争论,很难说是他们在奥巴马政府中四年的共事期间,唯一的一次争论拜登和克林顿代表着奥巴马外交政策的阴阳两面,一个体现了总统自己的谨慎本性,另一个让总统更为果决的那一面得到彰显 如果拜登想代表民主党参加2016年的大选,他和克林顿之间的较量就相当于把白宫局势研究室的秘密争斗搬到了公共舞台上在国内政策上,这两个前同事之间的分歧小一些,但在全球政策上,他们代表了左右奥巴马的两种不同意见,也代表了民主党在国家安全政策上持续分化的两极 “如果他参选,辩论的性质就可能会改变,”瓦利·R·纳斯尔(Vali R. Nasr)说,“变得更像是这两种基本路径之间的辩论”纳斯尔曾在希拉里·克林顿担任国务卿期间,充当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的特别顾问,现在则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院长 对于如何在世界上运用美国的力量,克林顿和拜登进行过多次对峙在拜登的主持下,美国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而克林顿支持在伊拉克保留少量军力她力主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预,此举最终推翻了穆阿迈尔·卡扎菲(Moammar Gadhafi),而拜登反对那么做 对于派遣特种部队在巴基斯坦实施突袭,并最终导致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死亡的行动,拜登曾表示反对,主张等待更多的情报来证实他在那里,而克林顿则建议开展行动她力主为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装备和训练,而同事们回忆道,拜登并没有加入支持者的行列最近,她站出来反对奥巴马与太平洋沿岸国家签订的贸易协定,而副总统拜登则表示赞同 总的来说,关于在入侵伊拉克十几年后,美国在世界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个问题上,这些分歧突显了更加广泛的理念上的裂痕 “对大举使用武力的后果,他可能更加谨慎一些,”巴里·帕维尔(Barry Pavel)说,“而她可能更加积极地想确保,外界能切实感受到美国的参与,不让人觉得美国在撤退或放手不管了”帕维尔是奥巴马第一个任期内的白宫国家安全官员,现在是华盛顿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副会长 拜登似乎与民主党初选选民的观念更加接近,民意调查显示,这些选民对美国的海外军事介入深表怀疑《纽约时报》和CBS新闻频道(CBS News)今年的民调显示,89%的民主党人都觉得,干预伊拉克和叙利亚事务“会导致美国长期卷入当地局势,付出高昂代价” 在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阶段,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是克林顿最有力的挑战者,他对那些自由派选民很有吸引力,因为之前他的表现比克林顿和拜登都更偏左,比如他曾投票反对伊拉克战争,投票反对《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也反对奥巴马在阿富汗增兵的行动而希拉里和拜登都曾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后来才表示反对 克林顿及其顾问似乎更加关注整体选民意见,可以看出,她会采取比奥巴马更为强硬的外交政策“他们不希望克林顿被看做一个左翼分子,如果乔·拜登想要这样的名头,他们会成全他,”曾给拜登担任顾问的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名誉主席莱斯利·H·盖尔布(Leslie H. Gelb)说“他们不会作为外交政策自由主义分子和左派分子参与初选他们不会那么做” 情况并非一直如此在参议院一起共事时,克林顿和拜登在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上采取了比较类似的中间偏左立场拜登采取这一立场的历史更久,在1970年代,他就支持美国与苏联签署军控条约,至1990年代,他支持美国对巴尔干半岛进行干预克林顿在担任美国第一夫人期间曾广泛出访全球各地,但她当时基本上会避开大的外交政策争论 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拜登和克林顿基本上落到同一立场——支持入侵伊拉克,但后来反对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增兵以最终镇压叛乱分子“你看他们针对战争或支持其他力量进行游击战方面的投票,就会发现,他们的立场几乎完全一样,”盖尔布说“在奥巴马政府期间,他们开始出现分歧” 伊拉克战争的历练似乎给拜登留下更多创伤,他变得更加左倾他也更快开始否定伊拉克战争,并且和盖尔布一起精心制定了一项计划该计划基本上要把伊拉克变成分割成三个自治区,由权力有限的中央政府进行控制当选副总统之后,他决心避免他眼中的上届政府所犯的一些错误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克林顿拒绝否定自己最初对伊拉克投出的支持票,在担任国务卿期间,她对世界事务也竭力采取强力手段实际上,在奥巴马的外交决策上,她和拜登存在竞争不过,那并不是一种具有明显敌意的对抗在军情室内举行重要的国家安全会议之前,两人会提前会面讨论各自的立场,以求达成统一但一旦争论开始,两个人都不会退让副手们表示,奥巴马会鼓励拜登故意唱反调,尤其是在质疑军方的时候 最初,就算不是完全认同,奥巴马似乎也更倾向于克林顿的观点,比如在2009年同意向阿富汗增兵但2011年爆发的利比亚战争成为一个转折点一开始他勉强同意对该国进行空袭,结果使其陷入四分五裂此后,奥巴马在军事干预上变得更加保守 如今克林顿已经离开奥巴马政府,在左右奥巴马的思维这场争斗中,拜登似乎取得了胜利而克林顿则在各地的竞选活动中表示,针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干预和在叙利亚对伊斯兰国展开的斗争,她支持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 “他们观点不一致,而且表现得非常激烈,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