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大学里,被绝望吞噬的年轻人


关键词:Despair \diˈspɛər\ 绝望 在《纽约时报》最近很受欢迎的一篇文章《连父母都不曾看到的绝望:美国大学生的悲剧自杀》(His College Knew of His Despair. His Parents Didn’t, Until It Was Too Late)中,提到了几桩美国大学生因为学业压力而走上绝路的悲剧 英文标题中使用的Despair(绝望)一词,点出许多美国大学生在求学时可能陷入的困境——在韦氏字典上,despair有“彻底失去希望(utter loss of hope)”的含义 在报道中,时报记者这样描写一名痛失爱子的母亲: “Ms. Burton had lived every parent’s nightmare: a child flunking out, sinking into despair, his parents the last to know.” (波顿太太经历了每对父母的梦魇:孩子在被当掉、陷入绝望时,父母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人) 在美国大学里,大学生因学业压力而自杀的案例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许多学校和社会机构开始对此采取措施在中国,一些高校学生自杀的案例近期在网上引发关注,但公众针对学生心理问题的探究和讨论仍然太少在这篇报道中,时报记者追踪了华裔学生Olivia Kong于2016年自杀一案的最新进展 自杀的中国学生 两年前,就读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三年级的Olivia Kong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的轻生源于学业上的焦虑:担心无法退掉一门她自认为会被当掉的课 她在死前几天曾向学校的心理医生求助,表达其压力和自杀的倾向她提交一份请愿书,表示希望退掉一门课程,理由是:“我有自杀的念头”而校方并未将这些信息通知家长 那个周末,她回到父母家,并与一位医生谈话她告诉那名医师,她计划周日返回学校,然后自杀当时,医生以“到急诊室的花费很可能比办丧礼的花费还低”回应了她提出的自杀计划 周日,她返回学校,她的父母在午夜时分到宿舍外探望她当时,她的母亲给了她一些煮好的饺子她感觉到女儿的前额发烧 第二天早上,Olivia越过费城40街的地铁站内的黄线,在黑暗的隧道中结束生命 父母的控诉 不论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多么紧密,他们对孩子内心世界的很大一部分仍然相当陌生 “我们仍然感到震惊,”在接受时报记者采访时,Olivia Kong的母亲表示:“校方知道所有的事,却没告诉我们任何事” 2018年4月,Olivia Kong的父母控告校方渎职,称其未将女儿自杀的意图告诉他们 面对父母的指控,校方拒绝置评学校往往以学生的隐私为由,屏蔽了父母得知子女学业成绩、心里压力——甚至是自杀倾向的渠道 2016年,宾州大学的学生Olivia Kong自杀身亡近日,她的父母称校方未将女儿想要自杀的信息告诉他们 Hilary Swif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Olivia Kong的死只是华裔学生在异地留学,因不堪负荷而走上绝路的其中一例去年10月,在美国犹他州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唐晓琳自杀,针对该案的调查结果也揭示了她所在的学系存在推迟学生学业及实验室环境压力过大的情况 寻找出路 时报的另一篇报道《焦虑症成为美国大学生中最常见心理问题》(Anxious Students Strain College Mental Health Centers) 中,指出焦虑症已经超越抑郁症成为大学生中最常见的心理健康问题(抑郁症也在增加之中)曾在哈佛大学求学的时报观点文章作者高雨莘在《那些在美国大学里痛苦挣扎的中国留学生》(Chinese, Studying in America, and Struggling)一文中,描绘自己求学时遭遇焦虑的心理问题,并就缓解大学生的心理压力给出建议 面对绝望的情绪,时报的另一篇文章《你感受到了“绝望”这是件好事》(Are You in Despair? That’s Good)则提供了可能的解方有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细致入微的情绪体验会给你带来好处,哪怕这些体验是负面的这种在心理学被称为“情绪粒度”的驱动力,会让你的大脑在应对生活中的种种挑战时,有了更加精密的工具通过学习新的情绪概念,或许能让你更好地处理“绝望”、应对生活 “绝望”是一种失去希望的负面情绪,也带来了在校园里真实上演的悲剧你是否也曾在求学时感到绝望又是如何走出绝望或是与它共处的欢迎来信或留言告诉我们也欢迎对“每日一词”这个栏目提出你的意见和建议我们的读者信箱地址是: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