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将如何监管华尔街


最能曝露民主党行动主义者和捐款人阶层之间鸿沟的东西,莫过于对华尔街的监管政策 对“大到不能倒”的银行施以痛击的热望激励着左翼人士,推动了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行动,以及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总统竞选但是党内不少大手笔的捐助者来自金融业,他们可不喜欢这种诋毁而对华尔街管制的放松发生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执政时期 由于这些因素,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监管金融机构上的主张对她的竞选构成了重大考验从本周四公布的一个计划中,我们首次看到了她将采用何种方式来走这段平衡木 简而言之:在大方向上,克林顿倾向于对华尔街采取比现在进一步收紧的监管方式银行高管和游说者不会喜欢她的计划但桑德斯和沃伦那种把“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大卸八块的主张,也不是她的做法克林顿希望沿用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中体现的那种思路,在行动上向前推进几步 克林顿的改革提议将给大银行新增一些高昂的费用,并赋予监管机构更大的权力,让他们可以拆分他们认为过于庞大、风险太高的银行但她没有打算恢复20世纪30年代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Glass-Steagall Act)该法律要求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保持独立,但在比尔·克林顿执政时期,它遭到国会更改(此举与全球金融危机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自由派活动者所说的那么大) 相反,她的计划侧重在一系列变化上,目的是激励大银行收缩规模和简化业务它试图改革的这些市场可能对于一般民众来说不太熟悉,但其实却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关键节点该计划尤其聚焦在证券借贷和回购市场上,这个数万亿美元规模的市场是全球金融管道中的重要一环 多德-弗兰克法案赋予监管机构更广泛的权力,来监督“系统重要性”机构再加上新的国际资本规定,以及针对公司违法行为展开更积极的执法活动,大型全球性银行巨头现在的成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高昂面对这样的成本,像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和花旗集团(Citigroup)这样的巨头需要自己做出决定,是否要通过出售或关闭业务部门等方式来缩减规模 如果克林顿当选总统,并且按这个计划采取行动——她的一些想法可以通过监管法令来执行,另一些就需要进行立法——推动银行缩减规模的力度就会加大到这种程度 以下是她计划中的几个要素 向大型金融机构收取新的“风险费”多德-弗兰克法案已经让大型的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面临着比中小型竞争对手更多的监督克林顿提议在这方面更进一步,要求金融巨头向美国财政部支付大笔新增费用,因为这些巨头存在潜在风险有趣的是,费用标准不是由公司本身的规模决定的,而是取决于公司依赖多少不稳定的短期资金来运转 例如,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资产大约是高盛(Goldman Sachs)的两倍,但主要通过银行存款运转,提供相对简单的消费者和企业贷款像高盛这样比较复杂的公司严重依赖快速发展的资本市场运转,因此更害怕缴纳风险费 克林顿的提议没有详细说明风险费的精确数额和构成,这需要通过立法确定按照她的预想,数额要足以对银行的决策产生重要影响换句话说:会是数以十亿美元计,而不是数百万美元 赋予监管机构更多拆分金融公司的权力近年来就拆分“大到不能倒”的银行有很多讨论,但监管机构实际能够利用以达到上述目标的法律手段很有限克林顿提议给予监管机构更为明确的权力,用以要求公司缩小规模或进行拆分一份竞选情况通报还提到,克林顿“会指定监管机构,它们会通过行使新权力及已经拥有的大量权力来追究公司的责任” 多德-弗兰克法案要求大型银行准备“生前遗嘱”,说明有关破产时如何拆分的法律细节但这项立法提案会给予监管机构更多做出判断的权力,例如,判定一家多次陷入重大操守丑闻的银行可能过于庞大和复杂,难以控制,因此可能会危及金融稳定 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管理虽然有关金融改革的公开辩论主要围绕“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展开,但从很多方面来看,2008金融危机的主要推动力是“影子银行”——该金融系统领域在一些重要方面与银行类似,但没有受到与它们类似的监管它主要包括金融市场共同基金、对冲基金及部分保险业 克林顿有关解决影子银行系统领域的风险的计划仍旧相对模糊,但有关证券借贷及回购制度的计划比较明确,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破产和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的几近破产,正是通过这一关键途径危及全球金融体系 克林顿要求出台新的国际规定,管理公司披露、保证金和抵押要求,设法降低全球银行或保险公司的破产危及全球经济的可能性与立法相比,这些变化更有可能通过监管行动实现 民主党的第一轮辩论将于下周开始,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