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十运会耗资3千万元赛场 闲置5年


  昨日,热心市民孟先生吃惊地发现,位于南京市白马公园内的皮划艇激流回旋赛场全部处于闲置状态据了解,此处场地是2005年举行十运会皮划艇比赛时,耗资3000万元建成的,也是当时亚太地区唯一能达国际标准的一流场地斥巨资打造这个把公园和体育结合在一起的项目为何闲置了5年之久对于场地长期闲置,园方及体育部门又作何处理呢记者为此进行了探访 昨日,市民孟先生来到白马公园游玩,无意中发现公园西门旁边有一块很大的干涸的渠道很是不解的他绕着渠道走了一圈,才知道这是6年前在南京举办第十届全运会时建造的皮划艇漂流回旋赛场“回去后一查才知道,这可是按国际标准建设的世界一流赛场,怎么就放着呢”孟先生很不解,“这么大的工程又不是一次性筷子,闲置就是浪费啊,多可惜!”他说得很着急   记者随后来到了白马公园刚踏进大门就看到一条高低不平、曲曲弯弯的水泥做底的航道渠道里基本全部干涸了,比赛用的障碍设施完好地立于道内偶有一小块水洼,上面铺了一层绿苔,池底也多是淤泥在一片葱郁的树林和草坪中间,灰暗的石堤显得很萧瑟记者看到的这片航道只是整个赛道的下端,在它的旁侧是白马湖   “这些都是十运会时新建的,原来都是一片大草坪,可好了!”在园里散步的杨老先生告诉记者,他已经在公园附近生活30年了“在建赛场以前,我们会来这里聚会,环境也很好办过十运会,就没人问了,这么大的赛场就‘睡大觉’了,浪费啊!”这前后的变化让杨老很心疼   记者来到了公园办公室“当年那可真是好!”对于6年前赛场的建设和十运会中皮划艇赛的壮观,当时的主要负责人任八一依然记忆犹新赛后,公园也在积极试图经营“十运会后,我们有两年是对外开放的,游客可以来玩漂流”,他说当年他们特意去了广东购买十几条8人座的皮划艇,以及一些配套设施,并且也配备了漂流救护人员任先生说经营前期的投入还是不小的,但漂流有很强的季节性,只能在天热的时候开放“2006年我们是从5月到10月,2007 年是从5月到7月,后来就停止经营了”   “来玩的游客并不多,零星来几个游客又不值得开一次水泵”,他记得消费最“旺盛”的一天是同时有4条皮划艇下水,前后持续了1个多小时任先生跟记者算了一笔账,赛场共有4个水泵从湖中抽水到水道“一台水泵一小时的成本是400元,为了节省我们只开3台,后来变成两台游客一张票是50元可以玩两圈,最旺盛的那天收入也就是1600元,而水泵的成本就近千元,其他还有别的成本”   而这还是最赚钱的一天,这样算下来,经营完全亏本“此外还有设备的日常维护,管道引水,人员的工资,”最后他们只能关闭,让赛场“歇着”这一歇就是近5年   对于赛后的场地管理使用,任先生以及办公室的孙副主任均向记者诉说了园方的努力和无奈“我们也很着急,白白放着当然可惜但管理的成本太大了,我们一个小单位是怎么也负担不起最主要的就是资金的问题”孙主任说,比如水道所需要的水,“漂流对水质要求比较高,玄武湖与白马湖之间有个管道,保证从玄武湖引进来的水可以进出更换,但现在管道都关上了水质维护都是需要很大一笔钱的”   “这最初是南京市体育局与中山陵园管理局达成协议的项目,只是地点在我们单位体育局才是场地的主管部门”孙主任说他们几年前就跟体育局汇报过设备维护的问题,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随后记者同南京市体育局取得联系该局办公室一位翟先生给记者非常明确的答复,“首先,赛场所在地不是体育局场地;其次,在2005年举办十运会后,场地的维护、管理、经营全部转交给中山陵园管理局了,包括产权”所以此后,体育局也并没有与中山陵园管理局或者白马公园沟通过场地维护的相关事项体育局与该场地完全没有关系,也即不是公园孙主任所指的主管部门   是中山陵园管理局负有管理的权利和义务几经周折记者联系到该局办公室一位普通工作人员陈先生,他介绍负责领导不在“白马公园在我们园区内,但几年前改制后,公园已经是独立法人单位,有独立的人事、管理等权利”,陈先生介绍漂流场地的管理还是由白马公园负责不过他也称,关于场地产权等准确情况还需要其领导回答   在交谈中,公园的孙主任曾经提到,赛场有可能在2014年被青奥会所使用记者从青奥会体育场馆部得知,白马公园的皮划艇场地在申请青奥会时在使用场馆之列,但具体可能有变化“如果有皮划艇漂流项目就会使用,但比赛项目是由国际奥委会(微博)和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协商确定的,不排除没有漂流项目的可能”,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