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香港”还能坚持多久?


香港——随着全球反资本主义运动的进行,“占领香港” (Occupy Hong Kong) 运动的参与者展现出令人惊讶的持久耐力            在逻辑上,如果说纯粹的或极度自由的资本主义已经在某个城市走到它的尽头,那么香港无疑就是这个城市 这座城市的亿万富翁比民选议员还要多香港岛上的名牌精品店,比如卡地亚(Cartier)、古驰(Gucci)、爱马仕(Hermès)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比医院和邮局还要多佛教和道教是这里的主要宗教,然而银行分支机构的数量却是寺庙和道观的数量的两倍多 年轻的出版业自由职业者黄媛华(Tiv Wong)一直积极参与占领活动(Occupy movement)她说,“在香港,如果你不遵从大公司和大资本主义的规则,你就无法生存” 即便在这样的背景下,“占领香港”(Occupy Hong Kong) 运动也已经坚持了九个月香港的示威者占领了汇丰银行(HSBC)亚洲总部大楼下的一个户外广场汇丰的亚洲总部大楼处于香港的金融中心区中环但是,示威者的活动可能就要结束了 周一,法院第一次就汇丰提出的驱逐示威者的申请举行聆讯 很多香港人惊讶于银行等待如此之久才采取行动但第一次聆讯并未做出判决法庭允许三名被告在一定时间内提出自己的理由,说明他们为何应被许可继续留在广场上这三名被告没有律师,代表自己出庭辩护 其中的两名被告,何耀盛(Ho Yiu-shing)和黄中恒(Wong Chung-hang),在宣传“占领运动”的目的另一位被告梅继明(Mui Kai-ming)在汇丰总部楼前抗议汇丰对他姐姐的遗嘱执行不当(以上人名皆为音译) 下一次的聆讯计划在8月13日举行,等于占领者们可以继续在宿营地逗留一个月尽管这样,这起案子最终仍可能以令人不快的冲突收场 黄媛华说,“如果法院最终命令我们离开,我们将竭尽所能留下来当然,我们当中有些人不相信法律,可能不会遵从法庭的命令” 这可能让人惊讶,曼哈顿祖科提公园(Zuccotti Park)、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又或伦敦的芬斯伯里公园(Finsbury Park)的占领运动者都早已被当地政府驱逐,或自行撤退然而香港的“占领运动”参与者居然成功地坚持没走 不过,对香港贫富差距的观察也许能略微解释为何“占领运动”在本地获得了一定的支持香港在过去几个世纪的繁荣源于中国大陆的移民潮几乎每个前英国殖民时期下的香港富豪都演绎了一段白手起家的传奇到1997年中国政府收回香港主权的时候,这些发家故事已经深入这座城市的骨髓,交织成这座城市的气质 近些年,香港的贫富差距加剧,越来越多的人从白手起家的美梦中觉醒过来在许多情况下,由于富有的大陆游客和投资人的的涌入,香港房价暴涨,普通市民越来越被边缘化目前,香港的平均房价已经达到本地年家庭收入中位数的13倍 用以衡量收入平等的基尼系数(Gini),以“0”表示完全平等,以“1”代表一个人拥有所有收入根据香港官方上个月公布的数字,香港去年的基尼系数已上涨到0.537,比亚洲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都要高 与此同时,让示威者走上街头的另一原因是,民众认为大企业和非民选政府之间暗中勾结,反对之声愈来愈大今年7月1日,成千上万的游行者在香港一年一度的 “民主联盟大游行”中走上街头 “占领运动”也团结了一定数量的支持者,尽管数量要少得多 虽然“占领运动”参与者的人数从去年秋天顶峰时的100到200人左右不断减少,至今仍有10到20人每周都要到“占领运动”的营地聚会两次有几个忠实支持者甚至24小时驻守在营地内 然而,汇丰的耐心已消耗的所剩无多汇丰的香港分部在诉讼中提交了1857年的地契,并提供证据,说参与者的营地污损了广场的花岗岩地面,致使银行取消了多个本计划在该广场举行的慈善活动同时,煤气明火烹饪以及营地垃圾问题也导致了安全隐患 一些人把“占领运动”的未来走向视作反映香港现今问题的指向标面对极度不受欢迎的政府,年轻一代抗议者的不满呼声日益高涨 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的人类学教授戈登·马修斯(Gordon Mathews)说,“人们一度相信,像李嘉诚(Li Ka-shing)这样的人物是香港文化的英雄,每个人只要努力工作,又能走几步好运,就总能致富今天,人们越来越不这么想了面对贫富差距,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