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非洲才知道 大陆人过得还不如非洲人


  南方周末记者 邓 瑾 发自北京        最差的黑人搬运工每天工资是20美金,说白了,在这里的中国员工的福利待遇连非洲人都不如        ■ 政府的高层官员,你去约见,哪怕你一点关系没有,也能见得到            甭管事办到办不到,他们会出来跟你喝咖啡,跟你聊        ■ 在国外的中国工人太能吃苦了没有娱乐,没有信息来源,每天惟一的乐趣就是算一算今天挣了多少美金了,孩子的学费还差多少           华为南非地区部一技术人员:        2006年我去南非的时候心理有一定落差当时觉得非洲贫穷落后腐败,没想到他们对中国也是同样的感觉我给他们看北京上海的图片,基本不信尼日利亚一个电信公司老总到深圳总公司参观,感叹道,原来深圳这么好,原来中国这么发达        另一个落差就是觉得中国人太辛苦了一下飞机之后,我就想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满街的奔驰、宝马、沃尔沃华为公司聘请的本地产品经理都是住带游泳池的别墅做同样的事情,人家就比我们过得舒服当他们知道我们的薪水后,连说太少了,同样的职位在南非翻一番都不止        华为的南非地区部管整个非洲,共有1700人左右有人说,每天都有两位数的华为人在天上飞差不多        当我们公司负责非洲其他一些国家市场的人到南非的时候,给我们的感觉是他们到了天堂了,不停地找我们出去玩非洲有些地方,一个星期都洗不上一次澡,水都是脏的        非洲这地方吃的东西特贵有次去尼日利亚,4个人啃了几个猪蹄就花了三百多美金        我在南非跟政府打交道时,一个很深的感受是,政府的高层官员,你去约见,哪怕你一点关系没有,也能见得到甭管事办到办不到,他们会出来跟你喝咖啡,跟你聊        中石油苏丹项目一管理人员:        我很佩服那些在国外的中国工人,太能吃苦了那种苦你在国内是绝对想象不出来的那么热的天,没地方呆,就在工地干活一个星期工作7天,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晚上回来在屋子里,也就是集装箱里呆着,也没娱乐最紧张的时候,5点钟天还没亮就被车拉到现场干活,晚上11点天黑了才回来周而复始,机器一样没有娱乐,没有信息来源,每天惟一的乐趣就是算一算今天挣了多少美金了,孩子的学费还差多少        有些国内分包商下面的工人吃得还特别差,差到我们都看不过去了我们(总包商)跟他们分包商说,“你们给他们吃这些东西,到时候身体垮了,谁来干活呀”        在中石油控股的大尼罗河公司里工作的有加拿大人,也有马来西亚人加拿大人最少每月1.5万美金,国内工资还照拿马来西亚人到手的每月有七八千美金,而中国人到手的就是1500美金,工人还更低,其实在大尼罗河公司里工资标准是相同的        而且,别人是干一个月休一个月,中国人是干一年休一个月差距太多,没法比        有时候我们觉得跟当地人也没法比当地的劳工法可厚可全了,跟黑人签合同条款很细很细的而且一旦有事,当地工会、政府真管,真找你麻烦,不像中国        有一次有个黑人司机旷工,我就没给他开那月的工资他就把我给告了,南方政府(反对派政府)派警察来逮我,被北方政府当兵守卫给拦了        在那里,不敢解雇黑人,有理由都要赔他一年的工资黑人不来上班也没辙,几乎没法管比如旷工,光中国主管说了不算,还必须找两个黑人,旁边签字画押按手印,说他旷工了,才有效但很难找,黑人不愿作这个证的        去年苏丹政府规定了最低工资,并且强制执行,违反了就处罚公司一般都是把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给当地人做最差的搬运工每天的工资是20美金,技术工人水涨船高这样一来,中国的技术工人也就和黑人的搬运工挣得差不了多少说白了,在这里的中国员工的福利待遇连非洲人都不如        赞比亚中国投资开发贸易促进中心前主任车晖:        赞比亚的普通人对中国人非常友好走在大街上,他们会主动向你问好你要去问路,都非常热情他们这种礼貌程度在国内我见得不多我在赞比亚呆了7年,从来没见过黑人吐痰再穷再穷,衣服也会烫得整整齐齐,皮鞋擦得很亮见面的时候如果戴帽子,肯定先摘帽子再和你握手        去政府部门办事,司长甚至部长,以前从来都没见过面的,都会很热情地出来接待我们不会觉得那是个衙门高高在上,连个处长都见不到        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在尼日利亚某项目一技术人员:        尼日利亚大街上也没有什么正规的商店和超市一般的货物就摆在大街的地摊上,和咱们中国赶大集一样走过去一看,发现几乎所有的商品都是中国造!从“老虎牌”手电筒到“白象” 电池,再到满大街跑的“金城铃木”摩托车,甚至是当地居民手里拿的收音机,无一不是中国品牌        我们住的帐篷和闷罐一样,非但没有空调,就连电扇也没有想要凉快,就得自己动手扇后来想办法把电线拉过来了,可是一天就下午两个小时有电,其他时间不供电        我在国外的差使是“翻译官”加“司务长”在国外的这些年我虽然天天做饭,但是手艺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原因就是在非洲国家,做菜做饭从来就不添加什么佐料别说什么鸡精、料酒,就连我们国内最普通的酱油、醋都很稀少价格贵得要命,比如在咱们国内一瓶酱油也就不到两块钱,在这里至少五十块钱没事的时候他们老是抱怨我这个“司务长”没当好,其实我也是难为无米之炊        我们的打井工程提前7天完成当一缕清泉从龟裂的土地上汩汩冒出的时候,当地沸腾了之前所有对我们、对中国人能力的质疑都化在这水里男女老幼提着自己家的坛坛罐罐排队接水他们国家电视台(相当于中国的CCTV)也来采访我们,不是吹,那段时间简直成了那里老百姓的重大节日一时之间我们都成了明星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        非洲人有个共同特点,你只要做出一件很让他们信服的事情,以后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所谓的一炮走红,就是这么个道理从那以后,我们的产品成了绝对的名牌,连美国人、意大利人的产品都挤不进去我们在国外取得的成绩要超过国内我们在一个祖国人民都不知道的小地方露脸了,虽然我们的这点成绩微不足道,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