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万税:谁动了你的税单?中美两国税收对比


  文_王福重(经济学者) 图 向朝晖   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在全球各大经济体中,表现上佳这不是说,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冲击小,而是政府“太给力”的缘故有人计量过,中国经济增长的至少一半,是政府投资的贡献,甚至可以说,是政府的独角戏   不过,自凯恩斯以降,当危机来袭,政府都会自动采取的另一招,中国从来没试过,这就是减税减税有用,在于它可以激发消费者和投资者或者更准确说是市场的需求,凯恩斯主义的精髓,就是一句话:在短期,经济的好坏,是由需求而不是供给决定的   中国不减税,不是说,中国的消费者和投资者,对减税没反应,更不是没有减税的空间而是,不愿意减!   中国是否已经产生了一个中产阶层,是可以存疑不过,30年改革的成果之一,是中国已经有一大批富人这里我们不考虑原罪的事,并且将腐败致富和垄断致富,排除在外   如果你成为中产者,你应该能体会到税重猛于虎   中国的税负有多重《福布斯》有一个全球的税收痛苦指数(大体就是税负)排行榜,中国最近几年稳定在第二位,第一名是法国这是制度因素决定的税收大体是两类,一类是对商品、劳务征收的,一类是对个人所得和财产征收的虽然,税收应该是全覆盖的,但是,一般说,一个国家的税收要么以商品税为主,要么以所得税为主,不能两者等量齐观中国的情况是,既征收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商品税,又征收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所得税比如中国商品税以增值税为核心,配合消费税和营业税增值税的税率是17%,因为基数大于其发源地欧洲,致使平均税负高于欧洲;中国的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等)的平均税负高于美国,而美国并不征收增值税(只征税负极低的零售税和货物税)   以购买房子为例,在房价里,至少包括营业税、契税、土地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印花税此外,还包括土地出让金和数十项各部门的收费业内人士认为,房价起码一半以上是税费   所以,如果你有幸成为中产阶层,你不但富裕了自己,更重要的是,你还主要富裕了政府   成为中产阶层难,但是,消灭起来却极容易比如最近北京上海动辄三五万一平方米的房子,就是很便当的消灭富人的手段   制造业的中产们最可怜金融危机以来,企业纷纷破产倒闭,那个时候,有一句流行口号,叫“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可是,真金白银的政府资金纷纷流入国企的腰包,民企们只能望洋兴叹,怎么能让他们有信心呢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冷暖远近到现在,中国的GDP超过日本,似乎经济更强大了,但是,那只是国企们的荣光,借着金融危机,原先只有计划经济才能搞的东西,正在发扬光大,这是一种悲哀和危险也因为此,民企们的风光却已如明日黄花   其实,危机时,民企和国企缺的,都是流动性,如果考虑到民企贡献了75%的GDP和就业,怎能如此偏袒呢减点税,也许就可以救活一大批企业,可以让一大批中产受惠   中产阶层的重要性在于,它是改革和发展经济的阶段性胜利标志和目的,是中国走向共同富裕的必然路径,因为事实明摆着,国进民退,非百姓之福下岗职工也好,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也好,到城市寻求机会的农民也好,他们的希望和“救世主”,其实是中产阶层中产阶层的重要性还在于,中国经济所有的症结,在于结构的严重失调,把拉动经济的力量由国企和政府转交消费,才是正道而没有庞大的中产阶层,这不可能做到   与心里从来没底的中产阶层相比,政府的日子实在太滋润,全口径的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名列世界前茅,并长期保持每年15%以上的增速,远超 GDP,更超居民收入每年近万亿的“三公”消费,随处可见的豪华办公大楼,看不见的公务员高福利,不但官员门以为该当如此,就连纳税人也已经麻木认了如果按照公共财政的要求,重新甄别财政支出的合理性,我想,结论一定是,我们用不着这么多的税   终究我们能见证,国企并不那么可靠(“两桶油”就是明证),没有一个强大的中产阶层的稳定崛起,任何国家的经济都不会长治久安无论是羞羞答答,还是干干脆脆,早晚都要承认这一点当不能给予他们应得的关照时,少剥夺一些,似乎是中产们一点也不过分的要求 诚如是,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