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都被世界杯吞掉了 巴西人愤怒


3D动画《里约大冒险Ⅱ》里,巴西导演卡洛斯·沙尔丹哈毫不掩饰地植入自己对足球的喜爱——两拨鹦鹉在丛林里剑拔弩张地开战,战争形式却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足球对攻战鹦鹉们倒挂金钩、蝎子摆尾、鱼跃冲顶,个个儿身怀足球绝技 沙尔丹哈的父亲是一名专业足球运动员作为家中独子,他童年收到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就是足球他自己的球技其实并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影响沙尔哈丹对巴西世界杯的热情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有一件巴西队服,热衷于预测比赛,而且早就准备好了跟朋友们举杯狂欢——假如五星巴西能再次夺冠就再好不过 可现在,像沙尔丹哈那样热情欢迎世界杯的巴西人却越来越少了2008年,支持巴西举办世界杯的巴西人,比率是79%;2014年4月,在《圣保罗页报》的最新民调里,这一比率已经低于50%了 巴西人愤怒于,政府耗资上亿美元,用在一个八周的派对上;愤怒于,教育、医疗和根除暴力、毒品、武器等社会问题更需要资金,而这些钱都被足球项目吞掉迄今为止,巴西政府已为世界杯埋单100亿美元以上,而经济学家们认为,巴西世界杯可能带来的收益,大概只有35亿美元 愤怒的急先锋——一些巴西艺术家们,把整个巴西当成了一块大画布,通过涂鸦和艺术表演,他们正在对世界杯的“形象工程”发起抵制 仍然是个宽容的政府 年轻的涂鸦艺术家保罗·伊藤在圣保罗的一幅涂鸦被广为流传:一个饿到哭泣的巴西小男孩,拿着刀叉想吃东西,可是盘里只有一个足球 2014年5月13日,距巴西世界杯开幕还有一个月,伊藤在圣保罗一所公立学校的大门外画上了这幅涂鸦随后,他把它上传到摄影网站Flicker和社交网站上,很快,这幅涂鸦在推特网上的转发量超过5万次,在Facebook上的转发达到4300次 伊藤出生在圣保罗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五岁时随父母在意大利生活了十五年,也修习现代艺术毕业后,他回圣保罗开了间艺术工作室“在巴西有很多做得极糟的事,但我们竟不知从何开始改正”电话里,伊藤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并未否认政府也在为对抗贫穷努力,但我们需要向世界或仅仅向我们自己展示,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伊藤的作品大多以巴西市井生活为基调,对社会“不寻常”事件保持着敏感他画过一位中年男子,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拿着洋娃娃,向尚未成年的幼女献殷勤“这在巴西东北部的福塔雷萨并不罕见,那里‘性旅游’流行,性交易成了贫民窟少女获得收入的一大来源”伊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伊藤不是惟一一个发声的涂鸦艺术家巴西街头,相关涂鸦随处可见“F××K FIFA”是最简单粗暴的表达;人行隧道的墙上,一个已经瘦到皮包骨头的大头幼童,抱着脑袋苦苦乞求,“我要食物,不要足球”一间普通民居上,足球变成一只狰狞怪兽,流着口水、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一口吃掉人们得以栖居的房子 不只是涂鸦巴西职业摄影师组成了一个叫“图片抵抗通讯社”的民间组织他们拍摄了巴西民众的各种维权、示威活动,在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等地展览伊藤打着电话从《饥饿男孩》涂鸦的大门中间穿过,也被“抵抗社”的摄影师尼尔森·安东尼拍了下来;另一幅照片中,涂鸦墙上画是两位穿着巴西球衣哭泣的贫民窟的孩子,足球夺走了他们的房屋和食物,墙下,现实生活中,一位饥肠辘辘的小男孩正啃着地上捡来的一块西瓜皮 NGO组织“里约热内卢·拉巴斯”2013年6月邀请了一批装置艺术家,以艺术装置的形式表达对巴西举办世界杯的不满艺术家们运来一大批印有“国际足联”标志的足球,摆放在里约热内卢著名的科帕卡巴纳海滩,摆成了墓地状,象征巴西社会问题带来的居高不下的自杀率伊藤参观了那次展览,还注意到了艺术家们提供的资料:“巴西是缴税最高的国家之一,税收占了巴西GDP36%,但它们并没有转化为国民所需要的充分的医疗和教育服务” 在巴西,艺术反抗从1960年代就兴起了街头艺术家一般不会收到来自政府的警告伊藤的“饥饿男孩”至今依然保留在圣保罗的公立学校门口“从这个意义上讲,巴西政府还是一个宽容的政府”伊藤说 一些摄影师也是“抵抗世界杯”艺术的实践者伊藤打着电话,从他涂鸦《饥饿男孩》的公立学校大门中穿过,这被“图片抵抗通讯社”的摄影师尼尔森·安东尼拍了下来(伊藤供图/图) 内马尔:新偶像新靶子 生气的不仅是艺术家曾经的“世界足球先生”、如今的巴西联邦议员,“独狼”罗马里奥此前也公开批评巴西世界杯组委会更早时,2013年6月,巴西曾有过大规模游行示威,连维持秩序的警察、负责交通的司机也加入了罢工行列导火线是政府想在联合会杯球赛期间将公交车票价上浮7%,这引发公众抗议,随后巴西人将矛头指向政府腐败、社会不公等问题巴西人心爱的足球和万众期待的世界杯,成了矛盾出口不过,在巴西游行示威只是市民们表达政见的常态 世界杯前夕,越来越多的问题被推向风口浪尖巴西为世界杯兴建、修缮的12座体育场馆投资预算达到40亿美元,很多工程被指并无必要而原本的市政设施、交通建设和公共福利、教育等民生项目,却因资金匮乏陷入停顿 世界杯争议背后,是巴西长期以来存在的贫富悬殊和腐败问题巴西智库瓦加斯基金会曾公布一组数据:巴西基尼系数在0.6左右,是全球收入分配最悬殊的12个国家之一 像伊藤这样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巴西人很不常见巴西的公立学校不教授英语,只有贵族学校和部分私立英语学校才会安排英语课这只是教育问题的一小部分,在巴西,许多孩子无学可上,教师长期发不出工资 5月26日,巴西国家队在前往训练场地的途中,就遭遇了两百多名罢工教师的围堵,教师们高喊:“一个教育者的价值远比内马尔重要”,抗议世界杯侵占教育经费 剪着“洗剪吹”发型的内马尔是巴西新一代足球巨星,博彩公司看好他将获得本届世界杯最佳射手一直以来,底层的巴西小孩想要改变命运,最可能的方式就是踢球——在这一点上,最新的榜样就是内马尔 艺术家的行动和民众的抗议,的确促成了一些改变——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答应了抵抗者们的部分请求,比如降低公共交通的票价 “艺术的目的是进行对话,从这个意义上讲,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