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房价改变的心理:比中国房价垮掉更可怕的事


违背经济规律和社会正义的东西,一定逃不掉后者的报复即使有强大的拯救者,也只是在拖延被报复的时间,和积累被报复的强度 房价好像离垮的时间不会太远了,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违背经济规律和社会正义的东西,一定逃不掉后者的报复即使有强大的拯救者,也只是在拖延被报复的时间,和积累被报复的强度 但因为这件事,我和一个朋友发生了争论 我的这位初中校友,出身于农村家庭,读大学,再打拼,现在在上海开一家小公司在阶层地位上,他上升了3个阶层,从社会下层的中层,升到中产阶层的中层 这个攀爬社会阶层的成绩很不错了在“阶层固化”的今天,通过读书上升一个阶层非常自然,上升两个阶层,算是有点本事,而像我朋友那样上升3个阶层,则已算是精英至于上升到4个阶层以上的,则是极少数的人中龙凤—像马云就是这样 如果以房子为指标的话,中产的中层,一般已经解决了房子问题我的朋友正是如此,前几年就在上海买了房但恰恰因为如此,在房价问题上,我们的意见相左 在买房之前,他也痛骂高房价的,但买了以后,他明显被“统战”进了房地产的利益集团,只关心一件事:就是希望房价继续涨,继续“升值”,好让自己买房的巨大成本,能够转嫁给后来的“接盘侠”们 这曾经让我很痛苦:为什么一个曾经被剥夺,或感受过被剥夺的人,一旦在利益上、心理上加入剥夺者的团伙里,就很快否定当初的自我,然后,就期待获得补偿,并且把对自己的补偿,建立在剥夺那些和当初的自己一样的人身上呢? 这一次,他找了一个理由来说服我,就是,如果房价垮了,中国经济就如何如何了,大家都倒霉 确实,房地产利益集团已经绑架了中国但我对他说,关键是没有多少接盘侠了而且,玩那么多年,现在的人早就不怕“房价继续上涨”的游戏,早有了“那就一起玩完吧”的心理准备 我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他,因为他从来就只是用心理在听,而不是用头脑但我发现,最可怕的倒不是房价垮不垮这样的市场现象,而是房价下跌或继续上涨所引发的社会心理现象我的朋友,还有无数人,心理结构已经被改变了,就如社会结构被改变一样 为了理解这一点,我们来搞一个“思想实验”,想象一下:假设著名企业富士康因为招工难,老总郭台铭先生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派出人力资源专员去原始森林招聘一批尚以部落方式生活的“原始人” 好,一群“原始人”坐上富士康集团的大巴,出了原始森林,到了武汉、深圳、成都、重庆、烟台等富士康集团的厂区他们一下子就跨越了几个社会形态,从原始社会直接穿越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大概是:“原始人”看着富士康集团的庞大工业流水线,左摸摸右敲敲,觉得很好玩,甚至性子来了砸机器结果是,让他们来当流水线工人,富士康的生产线根本无法正常运转 但如果进行高强度的驯化,那么,“原始人”会比“80后”、“90后”更能适应工业生产流水线的模式原因很简单,只要你给一个人强加一个他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他就会在心里面说服自己去接受 我想说,我亲爱的朋友,还有无数和他一样的人就是如此房地产的疯狂,那么多年来让还有点理性的人沦为笑柄要维持它的疯狂,它必须同时也让社会变疯而到最后,当它本身已经玩不下去的时候,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