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高官曝楼市危机惊人 “金融部门都在做准备” 图


2月9日,中共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在内部一个经济研讨会上表示,就目前的中国经济状况而言,存在5大严重问题,而其根源在于实体经济的空心化,危机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其中,房地产是一个大问题,“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突出,金融部门都在做准备”图为鄂尔多斯“鬼城”(网络图片) 2月9日,中共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在内部一个经济研讨会上表示,就目前的中国经济状况而言,存在5大严重问题,而其根源在于实体经济的空心化,危机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其中,房地产是一个大问题,“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突出,金融部门都在做准备” 体制内高官:5大突出问题中国经济危机深重 据《第一财经》2月9日报导,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当日召开的“2014年经济形势座谈会”上,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表示,自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从美国开始迅速席卷全球,而目前这个危机还没有过去,只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全球危机还没有过去,第二个表现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 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的典型代表,李扬在谈到中国经济时表示,中国在目前这个新的阶段中,呈现出五个方面的突出问题:减速问题、房地产问题、产能过剩问题、金融问题、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他表示,目前中共政府公布的7.5%,7.6%的GDP增速已经相当高,但这是从10%高的增速落下来的,两三个百分点的冲击相当大 他说,大家都知道房地产是一个大问题,都不愿意谈这个问题,但是问题非常突出,不仅是高房价,而且还有房屋过剩的问题可能都将会在2014年暴露出来他表示:“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突出,金融部门都在做准备” 另外,产能过剩犹如经济“癌症”经济增长速度上不去,还得靠投资,而投资上来后,又导致更多的产能过剩,这是体制的纠结由于这一无效产能投资,不但导致中国企业负债率持续、快速的上升,而且直接造成目前中国经济的过剩产能率超过33%,企业债务占GDP比例超过125% 李扬还表示,发达国家是宽货币、紧信用、低利率,而中国的金融是宽货币、高利率、贷款难、贷款贵,这几个现象很荒谬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中国今天金融业的现实中国金融体系必须动手术,不能靠政策调整,因为政策调整解决不了深层次的问题 此外,局部地区、局部领域的地方政府债务是大问题,必须有所准备 最后,李扬还说:“危机深入到如此程度,根源在于实体经济出了问题” 中国企业债务链断裂或致系统性金融风险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日前发表专栏作家、国际对冲基金经理人刘海影的评论文章称,中国债务问题,尤其是雄踞全球之冠的企业债务是他不看好中国经济的最大原因,企业债务的局部断裂很可能会传递开,导致全局性的金融风险 他表示,僵尸企业与过剩产能不断向银行融资,导致社会资源不断流入无效投资项目,不断制造企业债务“黑洞”的同时刺激产能过剩,导致民间企业融资成本不断升高 这种债务危机再进一步传导到金融层面,缺乏监管的影子银行业务将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往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企业、过剩行业僵尸企业,最后在经济增速下滑、通货紧缩和利率高企三种压力下,企业无法如期还款造成的骨牌效应最为令人担忧 最近,中诚信托的一款信托产品“诚至金开1号”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此前两年已按照10%兑付利息的“诚至金开1号”此次只兑付本金,几近打破刚性兑付的底线 刘海影形容说,一旦某些苦撑行业无法应对还本付息压力,一旦刚性兑付破局,呆账缺口将会导致次一级链条破裂,席卷包括信托、银行与投资者在内的所有人很难想像,债务链条的破裂不会传播开来,继而演变为系统性金融风险 大陆财经评论人士牛刀认为,中诚信托事件让人看到中国金融系统的高风险,投资机构开始慢慢撤出高风险领域,比如信托、委托贷款、合伙人基金、企业债领域,这将会是一个多米诺骨牌大家都会抛弃高风险资产,最终将导致整个金融系统崩溃 外媒:中国——新兴市场的死亡之星 英国《电讯报》2月1日报导称,中国已经开启了一个史无前例的信贷扩张,远远超过六年前震撼西方市场的金融危机而这个危机的触发可能会导致全球的的崩溃 报导引述前惠誉国际公司资深分析师的朱夏莲(Charlene Chu)的话说:“中国银行系统在五年内已经贷出14万亿到15万亿美元中国不发生庞大的问题是不可能的”而且,中国“可能触发全球崩溃” 报导称,希腊2,490亿美元规模的经济跟中国的8.2万亿美元规模比起来微不足道,然而危机足以让世界为之震惊然而,一场中国的崩溃将让2008年雷曼兄弟的崩溃看起来只是简单的一个市场调整 彭博社在2月6日报导说,中国并没有真正逃过2008年金融危机,只不过是推迟了疼痛它通过打开信贷闸门并允许银行背负如山的外债而在当时隔绝了危机对于某些人,中国目前正处于上世纪80年代日本的信贷爆炸前夜;对于其他人,它看起来像是1997年毁灭印尼、韩国和泰国的金融风暴如果它不是上面任何一个情形,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