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骨灰迁上海 墓园市值6亿?谁出钱?不实?


昨日博讯之博闻社独家称,黄菊在上海的墓地占地10亩价值6亿,“有网民质疑由中央国库支出”此前,博讯曾称黄菊迁回上海是当地墓园的一个商业策划不过,阿波罗网记者在该墓园的网站上没有发现黄菊的宣传资料阿波罗网评论员认为,该消息来源是网上一个不明视频,有关黄菊墓地的细节大多来自视频中的旁白,因此难辨消息真假;黄菊是“上海帮”前帮主,如果其豪华墓园是真,则很可能是现在上海帮人马建造,由正在反腐倡廉的习当局支出可能性不大黄菊生前是江泽民亲信,其架空温家宝及贪腐淫乱诸多细节被曝出 博闻社独家:黄菊墓园价值6亿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黄菊骨灰盒,已于去年底迁出北京八宝山,迁回上海安置 10月18日,博讯网之博闻社独家文章称,上海青浦福寿园公墓辟出一块"绿水青山"之地,专为黄菊建起近10亩的"清菊园" 文章说,近日黄菊墓园照片和视频曝光其规模格局令人侧目大理石墓碑上有黄菊雕像,墓前是一片宽广草地和池塘,周围松柏苍劲、杨柳依依墓区管理室可监控出入墓园的人 据知情者指,以2015年福寿园每个墓穴平均售价80211元,面积一般不超过1平方米而黄菊的墓地占地10亩,即6667平方米,按均价折算接近6个亿 博闻社文章中还称,有大陆网民质疑,不知这笔钱是由谁来出,是由黄菊的家人出,还是由上海的纳税人来出,抑或是由中央从国库支出 10月14日,博讯网首发文章也曾登出同样的视频,并称有市民反映,黄菊迁回上海是一个商业策划,墓园开发商被怀疑给了黄家人巨大好处,很可能是“动迁费”名义的一笔钱,以及免费提供一块巨大的墓地,诱使黄家人将其迁回上海,当然这也符合黄家人的心愿这样一来,一位前常务副总理、政治局常委葬入墓园,开发商就可以吹嘘其墓园的风水,从而极大促销其昂贵的豪华墓地 不过,阿波罗网记者访问“上海福寿园”的官方网站,并未发现任何有关黄菊或“清菊园”的宣传资料因此,其“商业炒作”之说存疑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所谓占地10亩的“清菊园”,其说法根据是网上一段来源不明的视频而该视频中所有有关“清菊园”的介绍,都是来自拍摄者的旁白因此,仅从该消息来看,难以验证真假黄菊墓园价值几何,目前还是一家之言 博闻社独家文章中称,墓地费用可能是“中央从国库支出”,“在水一方”认为可能性不大目前习王当局反腐倡廉,连官员吃喝都要管,不大可能给一个过世死人平白花费钱财黄菊曾是江派“上海帮”的前帮主,如果说现在“上海帮”主事人出于面子,给黄菊弄一个豪华陵园,倒是有这个可能 黄菊迁出八宝山,原因惹猜疑 大陆媒体10月8日报导黄菊迁出八宝山公墓时还披露,除个人意愿外,也有一些人由于被剥夺政治待遇,骨灰随之迁离八宝山,如原中共中央副主席康生,因生前参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在1980年10月被开除党籍,并迁出八宝山 有报导质疑,黄菊也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而被迫迁离 此前有报道称,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贪腐、挪用社保基金2006年案发后,陈的前任上海市委书记、时任政治局常委、中共副总理黄菊也查出深度卷入案件,因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阻挠和黄菊当时已患癌症,于是胡锦涛对黄采取了“不逮捕、不判刑、不公开、不露面”的低调处理方式,即外界所谓的“黄菊模式” 黄菊是上海帮主要要员,他和江泽民、陈良宇被称为上海帮的“铁三角”黄菊在江泽民主政上海时被提拔为上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江当上中共党魁后,黄于1991年被提拔为上海市长,1994年黄再次升任上海市委书记,成为江泽民家族在上海的代言人期间,在黄菊照顾下,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成为电讯大王2002年,主政8年的黄被提拔为政治局常委、2003年3月出任中共副总理 此前,多家媒体曾曝光其架空温家宝,及贪腐淫乱的诸多细节 黄菊架空温家宝 据港媒《明报》2015年6月刊文称,常务副总理“入常”始于中共“十三大”上的姚依林,当时他扮演的是辅佐角色,“十四大”上的朱镕基、“十五大”上的李岚清、“十六大上的黄菊,都和“十八大”上的张高丽一样,扮演的是对历任总理李鹏、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的制衡角色,只有“十七大”上的李克强,是扮演后备见习角色 黄菊是中共第十六届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具体分管金融、财政、税务等工作,由于绝大部份部门的开支都须经黄菊一支笔签发才能有效黄菊只听命于江,从此意义上说,温家宝被架空 2003年的中共国务院总理是温家宝,常务副总理是江派的黄菊2008年国务院总理依然是温家宝,常务副总理变成了李克强,但是副总理中仍有江派的回良玉和张德江 直到中共“十八大”上,胡锦涛以全退试图废掉中共的“老人干政”,将权力全部交给习近平同时,国务院由李克强领衔,副总理马凯、汪洋、刘延东对常务副总理张高丽形成夹击之势 黄菊嫖娼差点光屁股被抓 新世纪新闻网2006年11月刊文“黄菊情妇——南京军区女军官”披露,知情人士说,黄菊的行为和陈良宇下台前的反腐高调一样,都是掩耳盗铃不说别的,黄菊在上海主政期间也养有情妇,女方是南京军区军官 上海上层对此是尽人皆知四五年前,还发生了有人“恶意”举报,警方在某宾馆查娼,差一点让黄菊光着屁股被人堵住 社保基金案黄菊难逃罪责胞弟黄昔参与30亿泛地产开发 香港动向月刊2006年10月披露,陈良宇被抓后交待:社保基金事件,他曾请示过黄菊黄菊作了答覆,称:“看着办要有把握,不能亏损,要处理好几道关系风险少些,要在内部通一通气”但,黄菊的自我批评中却称:(我)一再叫陈良宇按规则办,不要另搞一套四十多亿,不是四五百万,“吃夹生”,谁也负不了责任(我)叫陈良宇要放在常委会上、市长会上讨论根据陈、黄所讲,不论谁再护短,已证实黄菊是脱不了罪责的关于社保基金,中央有明文规定,要存放在国有商业银行、购买国债;经国务院核准,才能购买欧美国家债券而陈良宇竟把四十多亿社保基金借给了私有商贾,是知法犯法,黄菊也难逃罪责 2006年新世纪新闻网消息指出,黄菊几可确定在上海多项腐败大案中有牵连,所谓30亿元社保案,主要责任人并不是陈良宇(陈良宇主要涉及周正毅案,其胞弟陈良军与周正毅是生意夥伴)而是黄菊,他的妻子余慧文是这笔钱的牵线人,他的胞弟黄昔任上海浦东发展集团副总裁时,就直接参与了30亿元金额的投资与房地产开发 黄菊老婆余慧文组建“夫人俱乐部”明码标价 上海维权人士郑恩宠2009年刊文披露,1994年,黄菊夫人余慧文在丈夫担任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后不久,便要求“挑点担子做点事”,于当年5月7日发起成立了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由时任上海市政协主席的陈铁迪挂名任理事长,余慧文当副理事长余慧文在基金会负责联络上海市主要领导的夫人们,包括吴邦国夫人章瑞珍、陈良宇夫人黄毅玲基金会遂成闻名遐迩的“夫人俱乐部” 余慧文主管基金会最重要的资金募集工作她明码标价:凡是个人捐赠50万元,企业捐赠100万元以上者,可获领导人夫人接见;捐款超过300万元以上者,可任基金会理事,累计达到1000万元以上者,可任常务理事----这样就能经常与这些夫人们欢聚一堂,也就意味着能接近上海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了于是,港澳台商和江南一带富商,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